··
  • 口述:情和性折磨的我死去活來
  • 來源:Rose 添加時間:2009/4/28 10:40:13 
  • 傾訴人:袁(化名),男,65歲,退休干部

      在高校從事了一生的教育事業并多次出版書籍、年過花甲的袁斯文儒雅,只是他面容黯然,袁說他來傾訴前作了激烈的思想斗爭。剛切入主題,他的淚水就潸然而下,幾次哽咽著說不出話來,和著淚,袁先生向我們敞開了他復雜、隱秘的情感世界。

      郎才女貌結良緣

      我從來就不相信世上存在著一種“完人”和“圣人”,可恰恰在我的家庭里我所擔當“兒子、丈夫、父親”的角色足以用“完人”和“圣人”來詮釋,所有熟悉我們家庭的人都羨慕我們的和諧、美滿、幸福,但這和美表象下的凄苦和酸楚只有我明了。

      我未滿周歲父親病逝,是纏著小腳的母親守寡帶大了我,母親沒有文化卻有著正直善良的心地,從小她就教育我忍辱負重,為人民服務的思想。和母親相依為命,按照母親的要求我嚴于律己,1967年春天,我師范畢業后毅然申請到最艱苦的農村去。

      阿雅是上海人,是一個小家碧玉的女孩子,醫大畢業,懷著遠大的抱負她來到蘇北農村做了一名赤腳醫生,她臉龐清秀,眼睛大而有神,擅長寫詩歌,是一位既有外貌又有內涵的美人,她的美與詩歌的靈性令無數異性傾慕,當時,我不僅代課執教,還負責縣里的報刊編輯工作,并有很多作品在省級刊物發表,我倆被公認為郎才女貌、才子佳人,如同一對璧人。田間地頭我倆促膝談心,她那綿綿細語,猶如桂花的濃濃清香醉了我的心脾,我們一起談書論畫,憧憬未來,我生日那天,阿雅一早便去城里買來肉和各種材料,專門為我包了餃子,接過她千針萬線繡出的鴛鴦鞋墊,我心里感動極了,因為25年來,第一次和一個女子如此對視,望著她美麗的雙眼,我真誠致謝,我們擁抱在了一起。那年年底,我們舉行了婚禮。

      我如同掉進冰窟

      新婚燕爾,一切都彌漫在喜慶之中,我卻如同掉進了冰窟,渾身涼了個透。因為我發現阿雅已非處子之身,這個問題如若在當今或許不算什么,但上世紀60年代,可是一件天大的、讓人不能接受的事情,任憑我怎么問阿雅,她都不告訴我實情,氣憤的我倍感羞辱和欺騙。不顧阿雅的感受,一氣之下,我卷起被子到了辦公室。連續一周,我母親勸我,阿雅求我,我都無動于衷,最后阿雅請來了村長做我的工作。村長走后,阿雅從背后抱住了我泣不成聲,她告訴了我在她大學期間和一男生熱戀失身后又遭拋棄的經過,那一刻我感覺到阿雅擁抱我的身體顫栗不已,那一刻,我深深明白被揭開傷疤的痛楚,阿雅的心讓我擊碎了,她跪倒在地,請求我回去和她一起好好過日子。攙扶起哭

    [1] [2] [3]  下一頁

  • 版權說明
    • ·除部分特別聲明不要轉載,或者授權我站獨家播發的文章外,大家可以自由轉載我站點的原創文章,但原作者和來自我站的鏈接必須保留(非我站原創的,按照原來自一節,自行鏈接)。
    • ·文章版權歸我站和作者共有。 轉載之圖片、文件,鏈接請不要盜鏈到本站,且不準打上各自站點的水印,亦不能抹去我站點水印。
{ganrao}